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挪威是当今世界的水产大国,也是世界第二大渔业出口国,盛产大比目鱼、鲱鱼、鲭鱼、帝王蟹、扇贝、海胆等多种名贵海鲜。无论是养殖还是捕捞,挪威在国际水产市场的都有一席之地,在三文鱼的进出口贸易上更是有不小的话语权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挪威地形图

在挪威的渔民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老话:“没有什么比把三文鱼运到指定地点更重要的了。”而对挪威来说,想要在2020年把三文鱼销往中国显然是一件非常紧急的大事——然而世事难料,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下,挪威海鲜的“出海”过程明显充满了阻力。

挪威三文鱼产业精打细算,为什么非要认定中国市场?

对挪威三文鱼产业来说,中国市场是一块“大蛋糕”。在去年,挪威海产品对中国的出口量达到了16.8万吨(其中三文鱼就有2.5万吨),出口总额更是达到了52亿挪威克朗(约合人民币41.4亿元),这个出口额在2018年的基础上足足增长了40%。

在整个2019年,中国是挪威海产品的最大消费市场。对挪威水产业来说,中国市场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——这正是挪威水产品一直执着于中国市场的原因。

作为挪威海产品中的一张“王牌”,三文鱼不仅让挪威坐实了全球“三文鱼一哥”的位子,还成功帮助挪威打开了中国市场。挪威三文鱼进入中国市场也有很多年了,其中有90%都是以生鱼片的形式消费的。在2020年初,挪威准备继续发力,把这块“蛋糕”继续做大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挪威三文鱼养殖

今年1月,为了推销三文鱼,挪威还斥巨资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地铁站投放了大量广告,在广州的日式餐厅里还投放了电视广告。把路铺好了,下一步就是把鱼养好,然后再出口到中国,这个“算盘”看起来是如此的“顺理成章”,在逻辑上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万万没想到,6月11日北京的农贸批发市场上突然爆出了新的疫情,菜板上的三文鱼被意外地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一时间,全国多地的商超、餐厅对三文鱼紧急下架处理,国内取消了大量的三文鱼进口订单。虽然三文鱼本身并不是疫情的“罪魁祸首”,但这场风波还是给挪威三文鱼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

而挪威却丝毫没有放弃三文鱼的意思。

今年6月份,挪威南部的罗家兰郡又有了新的动静——当地的水产公司计划建一个占地面积30万平方米,共有8个养殖单元的大规模陆基循环水养殖基地(RAS),每个养殖单元能够养出5000吨三文鱼。整个项目计划投资1.07亿美元,着实是一个大手笔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挪威新建大规模RAS养殖基地

与此同时,挪威的企业也在积极参与中国的三文鱼养殖项目。在宁波象山,挪威的水产设备供应商AKVA集团以投资者的身份参与了中国陆基循环水养殖项目。

之所以选择在宁波建厂,主要是因为长三角地区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,这里有1亿左右的富裕人口,从高塘岛到上海只有5个小时的车程。对三文鱼这样的高端水产品来说,长三角地区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。不得不说,这一步棋看得够远,下的也很大胆!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据了解,挪威企业在整个项目中占有3,100万欧元的产权,而宁波的地方政府也已经与挪威企业公司签署了长达10年的土地租赁合同。该项目的建设一直会持续到2026年,每年的三文鱼养殖总产量预计能达到8000吨。

挪威的企业频频在三文鱼项目上“放大招”,底气何在?

其实,这一系列布局都源于挪威对中国三文鱼消费市场的预估。不少挪威企业都认为,目前中国的三文鱼市场约为11万吨,而且每年还在以10%的速度增长,估计到2025年,中国的三文鱼消费量很有可能突破20万吨。庞大的需求量再加上批发价格高,利润空间大,不少养殖企业自然也就蠢蠢欲动了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挪威三文鱼养殖基地

挪威鲱鱼:走三文鱼的老路?

并不是所有的挪威水产品在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都像三文鱼那样顺利,挪威的鲱鱼出口就是一个失败的案例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鲱鱼

鲱鱼也是挪威的主要经济鱼类,与三文鱼最大不同的就是,鲱鱼几乎全部都是捕捞获得的。早在2007年,挪威鲱鱼的捕捞量就达到了88万吨,远高于鳕鱼的21万吨,鲐鱼的13万吨以及鳟鱼的7万吨。那时候挪威鲱鱼主要销往俄罗斯或者欧盟,中国还是一片未开发的市场。

去年年中,整个欧盟地区的捕捞业表现都很不理想。2019年6月第一周,挪威鲱鱼的捕捞业也遭到了严重滑坡,98个码头上的鲱鱼渔获量加起来只有1.5万吨,平均每个码头上岸不到200吨,最高的只有510吨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鲱鱼捕捞

捕捞上来的鲱鱼规格很不齐整,小的只有100克,大的有218克,平均下来只有178克。而正常情况下,消费者更喜欢200克以上的鲱鱼。在筛选掉小规格的鲱鱼后,可以上市的鲱鱼只剩下了1.2万吨。

在整个大西洋东北部海域,挪威捕捞鲱鱼的配额量在欧洲国家中是最多的,占比高达76%。这意味着挪威今年有将近40万吨的鲱鱼配额量,不过这和2007年的88万吨比起来连一半都不到。

去年挪威的计划是:在中国市场上主推三大鱼类,三文鱼肯定是“排头兵”,另外两种是就是鲭鱼和鲱鱼。但2019年鲱鱼的产量和品质大打折扣,想要进军中国市场竞争力不足,可以说是几乎无望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鲱鱼

不过,挪威海产局的反应也挺快,将2019年主推的“三大鱼类”变成了2020年的“四大海产”,分别是挪威三文鱼、北极鳕鱼、青花鱼以及挪威虾蟹类海产。不得不说,挪威海产局的“应变能力”还是挺强的。

挪威出口海产的新秀:以帝王蟹为主的虾蟹类

今年上半年,俄罗斯渔业公司共捕获了6400吨蟹类。至此,远东地区的蟹类捕捞配额指标已经完成了一半,这个捕捞量在整个俄罗斯远东捕捞船队中的产量占18%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帝王蟹捕捞渔船

在挪威出口的虾蟹类产品中,最出名的就要属帝王蟹了。挪威帝王蟹生活在北冰洋的深海中,味道鲜美,品质优良,深受消费者喜爱。

对当地的渔民来说,捕捞帝王蟹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,他们只需要在冰上凿开一个大口,把蟹笼扔下去,帝王蟹就会自动钻进蟹笼。有时候也可以穿上防寒的潜水衣跳下去,直接下海抓帝王蟹。

帝王蟹体型庞大,体内还有蓝色的血液,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蟹中“贵族”。挪威人吃帝王蟹只吃蟹腿,至于庞大的蟹身都是直接丢掉或者投喂给北极狐。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,帝王蟹的8只蟹脚就足够吃撑了(饭量小的根本吃不完);对于女孩子来说,两三只蟹腿就完全足够了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帝王蟹:似蟹非蟹

在2018年,挪威帝王蟹出口量将近2000吨,而且主要以活蟹的形式出口。仅仅是这一项业务,就为挪威带来了6,400万美元的外汇。在全球范围内,中国是帝王蟹的最大进口国,2019年的进口量就达到了6.2万吨,远远高于挪威的出口量。

帝王蟹作为典型的高档水产品,市场价格受很多因素的影响,比如产量、品种、规格大小等等。大规格的帝王蟹都是直接现场拍卖的,价格不菲。在国内,3公斤以上的帝王蟹就能卖到2400多元,平均下来一斤就是400多元,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。

2.5万吨三文鱼“漂洋过海”,挪威究竟在打什么“算盘”?

帝王蟹捕捞

中国目前是挪威海产品出口的第三大市场,无论是“老牌产品”三文鱼,还是试图想创下一片蓝海的鲱鱼,亦或是受到狂热追捧的帝王蟹,这些都是挪威海产局谋划的海产品“出海策略”。挪威的海产品出口业务有成功也有失败,但对于海产品的流通来说,双赢才是最终的目的。